坐个月子动辄一天几千妈妈们到底是为啥

编辑:2021-08-11 17:52:06来源于:知天下

  月子中心边界模糊,监管存难

  最近,有关部门关于推进三孩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的文件不断落地。

  据新华社报道,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草案拟提请8月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。7月29日,国家卫健委发布通知,要求依法实施三孩生育政策,深入评估本地区人口发展形势、工作基础和政策实施风险,科学制定实施方案。

  政策落地的推进,对奶粉等乳制品、辅助生殖、儿童药、母婴用品等相关概念股都起到了提振作用。

  其中,提供月子中心服务的企业也从这波涨势中分到了一杯羹。5月31日中央《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》公布当日,头部企业爱帝宫股价便大涨21.67%,翌日再涨12.7%。即便此后有所波动,长期表现萎靡的爱帝宫如今依然涨到了过去十年中从未触及的高点。

  这种利好并不难理解。毕竟,开放三孩对减缓生育率下跌必然有一定作用;且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21~2024年中国月子中心行业市场需求与投资规划分析报告》显示,体验过月子中心的用户中97.5%愿意再次选择月子中心。

  但问题是,以首个推出三胎补贴政策的四川省攀枝花的补贴力度——凡是生育第二个及以上孩子的攀枝花户籍家庭,每月每个孩子可以领取500元的育儿补贴金,持续至孩子满3岁——来算,这笔钱,也就够妈妈们在月子中心待上六个小时左右。

  女人们的消费能力一直不容小觑,但动辄一天花费几千元的月子中心,真的值吗?

  月子中心里有什么?

  产妇需要坐月子,是由于身体机能、生殖器官等在产后需要一定时间复原。

  随着现代医学的进步以及消费能力的提升,有沾水、生冷等颇多禁忌的传统坐月子形式渐渐被抛弃,越来越多人走向科学坐月子,包括初阶的请月嫂,以及进阶的月子中心。根据艾媒咨询2019年的一项调研,60.1%的调查对象认为产妇坐月子是必需的,且需要更科学的方法。

 

  图源:艾媒咨询

  在一位公立三甲医院妇产科医生看来,正规的月子中心的确值得产妇选择。“有三个很重要的实际效果:第一是催乳,保证母乳充足;第二是对宝宝的照护,可以让妈妈避免总是起夜,休息得更好;第三便是合理照顾妈妈的饮食”,该医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。

  去年9月,怀孕四个月的颜思玥(化名)就开始给自己物色坐月子的地方了。不想让婆婆来照顾、也不想让妈妈太累的主观考虑,再加上朋友对月子中心护理专业度的安利,让她决定去专业的地方度过这28天。

  多位产妇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离开家坐月子可以减少如丧偶式育儿、婆媳生活理念不同等带来的家庭矛盾,同时又能更科学地进行产后修复,这两点是她们选择月子中心的主要原因。

  “就算请到专业月嫂,还是需要家里有老人帮忙照顾,但其实对很多90后来说,父母可能尚未退休,很难具备合适的照护条件”,某知名母婴服务企业创始人兼CEO向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。

  不过,月子中心可不是个便宜的消费项目,尤其是一线城市中贴着高端标签的那些。

  颜思玥在北京看了几家口碑不错的月子中心,最终更看重专业度的她选择了完全由护士护理宝宝的那家。

  颜思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整个套餐下来16万元,除了住宿、月子餐、妈妈和宝宝的基础护理,还包含了其他给妈妈提供的产后修复服务,包括盆底肌修复、骨盆修复、瘦身等。

  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,目前全国大部分月子中心的价格分布在3万~20万元这一区间内。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销售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月子中心定价往往与其物业类型相关,以常见的物业类型来说,独栋式价格最高,医院附属式和酒店式稍低。

 

  北京某月子中心的不同套餐及价格

  另外,选址和房间类型、大小对价格也存在一定影响。

  与此同时,一批更高端,甚至达天价的月子中心也快速崛起。抖音某博主就曾上传过位于上海一家豪华月子中心的探店视频,28天总价199万,平均每天超过7万元,几乎等于1秒1块钱。

  该月子中心位于上海黄浦江边,正对东方明珠,从进门开始,迎接该博主的就是一个“车队”的人员配置,包括私人医生、护士长及几个护士、私人厨师、私人管家;产妇可以在这儿拥有一整层的私人空间,除了月子房外,还配备了大宝房、长辈房、护士房、私人会客厅、健身房等,总面积800平方米。

  即便价格不菲,但只要一家月子中心在当地具备一定品牌效应,还是容易一房难求。前述销售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她的客户大多提前预产期半年就已经预订好了。

  积弊仍多,监管存难

  到今年3月坐完月子,颜思玥觉得自己平均每天超过5700元的花费是值得的。

  “服务体系比较专业,护士也很爱孩子,餐饮也很健康。出月子时候我差2斤就恢复孕前体重了”,颜思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“在体验的同时我自己也能掌握一些专业知识”。

  但问题是,并非每个在月子中心坐了月子的人都像颜思玥一样幸运。

  根据海淀法院法官此前总结,月子中心服务纠纷的案件往往涉及月子中心虚假宣传、服务与合同不符、月子中心服务不当造成消费者人身损害等。

  前述销售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,一些月子中心宣传自家医护团队中有多位儿科专家,但消费者根本见不到,还有些月子中心所谓的个性化月子餐都依靠点外卖再分配而来,这都是比较常见的虚假宣传。

  “有些地区混杂的小作坊式月子中心可能28天收费只要几千元,这笔钱连请月嫂都不够,软硬件都很难得到保障。”

  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,部分高端月子中心也存在医护人员证件及育婴师资历不足的现象。这可能给宝宝照护带来一些问题。

  譬如2019年泉州当地媒体曾报道,一位产妇入住月子中心后,听工作人员的话给宝宝照射蓝光降低黄疸值,结果依然居高不下,再过几天送去医院时,孩子直接进了ICU,医生说孩子已有轻微脑损伤。

  在某律所网站上,孩子在月子中心期间发烧、肺炎、肠胃炎的维权线上咨询消息更是不胜枚举。

  事实上,对这些乱象如何监管,也让相关部门犯了难。母婴行业专家、魔都母婴联盟创始人朱川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,整个月子中心市场目前并没有很好的管理规范。

  “严格意义上来说,月子中心并非医疗机构,不从事任何医疗服务,更像是家政服务机构,但是它服务的人群又比较特殊”,向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“月子中心的边界比较模糊,会涉及到比较多的监管部门”。

  贵州黔南州市场监督管理局曾在一份文件中提及,月子中心的开办既不需要相关卫生资质,也不需要从业者有相关资格证书,同普通商业机构一样,只要在市场监管部门注册登记取得营业执照便可营业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从业人员的参差、卫生条件等可能不过关,对妈妈和新生儿来说都是一大安全隐患。

  同时,根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,月子中心行业只有一个国家指导性标准——《母婴保健服务场所通用要求》。该标准虽对服务安全、卫生、专业等作出规范,但并不具有强制性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若真出现维权纠纷,该行业涉及的工商、民政、卫健委、妇联等多个部门执法很难有执法依据。

  据朱川透露,目前全国妇幼健康研究会、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在制定相关标准,但这些都不是行政单位,而是社会团体。

  在向华看来,目前在全国医疗体系发展的进程中,相比分级医疗这样的庞大议题,月子中心并不是特别迫切需要去解决的问题。“我们还需要给监管部门一些时间,看看如何处理这些问题。”

  除此之外,月子中心行业过于分散也给乱象提供了温床。智研咨询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上半年,国内月子中心数量已超过7300家,中小企业众多,且具有较强的地域性特征。

  要知道,坐月子并非高频、刚需类消费,因而“很多地方性的小型月子中心抱着捞一笔就走的心思,服务品质都谈不上,专业护理更是零”,前述销售告诉中国新闻周刊。

  但从消费者端来看,向华认为这样分散的格局终将被打破。“月子中心现在有一个很核心的变化,就是客户群体愈发年轻化,我们80%多的客户是90后,超过50%是95后”,向华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,“年轻化意味着品牌化,传统月子中心需要做一个更新迭代,就像国潮走的路子一样”。

  同时,向华观察到,近年来月子中心行业的并购动作日渐频繁,也就是“大吃小”。在他看来,连锁品牌化亦将有助于提升行业壁垒,对整个行业的规范化运营也将有较大的促进作用。

标签:
相关文章
网站备案号:豫ICP备19035097号-3Copyright @ 2012-2022 知天下, ALL Rights Reserved. 网站地图 站务联系、友情链接申请:123456X@qq.com